• 求电影堕落天使的剧情和对白
    发布日期:2019-09-03 08:13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李嘉欣扬着脸,拿烟的手略微颤抖,一枚偌大的闪亮的戒指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黑发遮住了她的眼睛,只有艳的唇。

  黎明的旁白:我和她合作过一百五十五个星期,今天还是第一次坐在一起。因为人的感情是很难控制的。所以我们一直保持距离,因为最好的拍档是不应该有感情的。

  李嘉欣一个人,乘地铁,穿越街道,来到一幢不起眼的破旧楼房。透过漆黑走廊里的一个破了的玻璃窗洞,熟练地拿了房间钥匙,开了门。房间很脏,很乱。她身着黑色紧身皮裙,戴着口罩,在房间里打扫卫生。她放了几听嘉士伯啤酒在冰箱里,铺上了花格的床单,安好了传真机。在镜子前涂上了鲜艳的口红,然后离开。

  窗外:汽车急速飞驰在高速公路上,不远处的一列火车呼啸而过,警车的尖鸣,隐约听见。

  黎明按照同样的方式,进入房间,电视里放着情节缓慢的肥皂剧,他百无聊赖地吸烟,最后趴在床上睡着了。

  在李嘉欣所居大楼的洗衣房。李嘉欣给黎明留线。留话给他。明天去见他的朋友。请他留话,告诉我地点。

  一家麻将馆,李嘉欣,身着豹纹的紧身上衣,脖子上挂一条红色的圆形的项链,独坐在那儿吸烟。

  李嘉欣的旁白:一般人上班都是朝九晚五。我却刚好相反。我要做的事,其实很简单,只是偶尔去看看朋友。那些人我一个也不认识,也对他们没有兴趣。因为他们很快就会消失。

  李嘉欣起身,摇晃着身体,嘴里嚼着口香糖,去查看麻馆里间的一个有着红色印花门帘的包间。为了不引起旁人的注意,她假装和一个看守的男人调情。然后轻松地离开。

  李嘉欣游走于喧嚣而略显虚幻的街头。红的唇。因冷漠而略显惨白的脸。时不时回敬路人挑衅的目光。

  李嘉欣回到自己的住处,在凌乱的床上用签字笔画麻将馆的地形图。然后传真给黎明。屋子里电视开着,是缠绵的古装粤剧。桌上有几听喝过的变形的嘉士伯的啤酒空罐。

  他的旁白: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性格,会影响他的职业。做这一行最大的好处是不用做决定。谁该死,时间,地点,别人早就决定好了。我是个很懒的人,我喜欢人家替我安排一切。所以我需要一个拍档。

  循着李嘉欣地图的指示,穿过厨房,一直面带着虚无的笑,和一个女人擦肩而过,走进了一个房间。吸烟,片刻停顿,保持镇静,然后冲进了对面那个有着红色印花门帘的包间里,双手同时拔枪,面无表情地射击。一屋子的人惊诧,尖叫,试图逃命,最终被一一击毙。钞票飞了一地,黎明穿过长长的走廊,快速地离开。

  老海:黄志明?黄志明?真的是你,你还认得我吗?我是老海啊!你不认得了?以前小学3B每回考第一的那个?你不记得了?

  老海:我们真是有缘,今天要不是我的平治坏了,也不会在这里遇上你。你怎么样?下个月小学同学聚会一定要来啊!就这么说定了。

  黎明的旁白:每个人都会有过去,就算你是一个杀手,一样会有小学同学。每回碰上这种人,他们都会问同样的问题。

  老海:你现在干哪行?有空多多联络。给我张名片吧,有好的可以一起做,这有什么关系?

  老海:哇!连儿子也有了?真像你。你老婆是黑人?不过真聪明,黑色耐看嘛,话说回来,虽然肤色不同,却十足的夫妻相。买保险了吗?你走运了,我干这行十几年了,你大概不知道吧,我是全东南亚最红的天王推销员,再过两天,南华早报还要访问我呢!大家是同学,别说我不帮你,我给你找一个最好最划得来的。做人有些事很难说,说句不吉利的话,万一有了事,对自己也该有一个保障。尤其是干你这一行的,经常到处跑,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嫂子和儿子着想嘛!

  黎明的旁白:一个杀手要买保险,不知保险公司会不会接受?我虽然很想光顾这个同学,可是,受益人我不知该写谁?

  老海(拿出一张喜帖):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大咪咪?以前我们一块儿泡的。下个星期我跟她结婚,对了,不好意思,自己写上名字。早点来。我会将保险单准备好的。BYE BYE!

  老海下了BUS,黎明的旁白:几年前,我花了三十美元找了个黑女人跟我照了一张照片,以后有人问,我就说:这就是我的老婆。照片上的孩子,我不过就请他吃了支冰淇淋。每次我收到喜帖,我都很想去。可是我很清楚,那种场合不适合我。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从里屋的衣柜里拿了一张红色的毯子铺在自己的床上,然后将垃圾全部倾倒在上面。她戴着黑色皮手套,拿起了黎明睡过的花格床单拼命地嗅着,紧闭双眼,露出陶醉的神情。然后弓着背,在床上逐一翻看黎明的杂物:酒吧的账单,喝过的嘉士伯空啤酒罐,香烟,火柴盒------然后趴在床上吸起了黎明的香烟。在短暂的快乐中麻醉自己。

  酒吧, 李嘉欣的旁白:看一个人丢掉的垃圾,你会很容易知道他最近做过什么事。每次他都会来这个酒吧,看来很喜欢这里的清静。有时,我会坐在他坐过的位子上,因为这样,我好象感觉和他在一起。有些人是不适合太接近的,知道得太多反而没有兴趣。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知道怎样可以让自己更加快乐。

  李嘉欣*在酒吧的点唱机上,投币,点唱机里传出一首曲调抑郁,甚至绝望的英文歌:DARLING,DARLING,YOU MUST JUST LIKE YOU SAY------ 在迷幻的歌声里,她的银色衣裙闪着冷光,红色的圆形项链在胸前游移不定,黑色的,遮住悲伤的脸的长发在乐曲声中无助地舞蹈。

  在迷幻的歌声里,在黎明离开后的房间。她在黎明睡过的床上,在仍然留有他的气息的床单上,和自己做爱。黑色的紧身露肩仿皮连衣裙,勾勒出她年轻,美丽,曲线毕露的身体,(这样的身体却是拒绝男人的。)黑色的网眼丝袜和夸张的黑色高跟鞋,使她看起来更象是一条和自己纠缠不已的蛇。沉醉于想象的,黑色的情欲可会有止境?易碎的快乐,原是不可*的。倦怠后的她,吸一口烟,长长地吐了一个烟圈,怀着心事,似是而非的。象猫一样地安静地蜷缩着。

  大楼的楼道里。几个警察在向楼里的住户询问情况。警察甲在盘问金城武的父亲。

  一个头发蓬乱的年轻男子从屋里的一个柜子里探出头来,手里拿着一支烟,眼睛被烟雾熏得睁不太开。

  金城武的旁白:每天你都会和很多人擦肩而过,那个人可能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可是我知道这般警察绝不可能是我的知己。我的名字是何志武,坐牢的编号是二二三。

  画面变成了金城武拍入狱照片的情形:玩世不恭的他似乎还带着顽童的特质。引得警察严厉地喝斥他:正经点,站好。

  金城武骑着摩托车,穿越九龙--香港海底隧道,背景音乐变成了欢快而俗气的粤语小调。

  金城武的旁白:我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从小就很喜欢讲话。但是自从五岁那年吃了一罐过期的凤梨罐头之后,我就没有再讲过话。因为这样子,所以我的朋友很少,想找份工作做呢,也就变得很难。所以我决定,我要自己做老板。

  金城武在一个已经打烊的猪肉店里。给一只趴在案板上的猪做着泰式按摩。他一个人,自得其乐。

  金城武的旁白:因为我没有本钱,所以我每天晚上都去打开别人已经打烊的店,来做一个不用本钱的生意。我绝不是一个贪小便宜的人,我只是觉得非常地浪费嘛!房租已经交了,为什么不做生意呢?谁说凌晨三点就没有人买猪肉了?昨天我就来买了的啦,对不对?做生意嘛,本来就应该照顾每一个客人的需要。佛祖说过,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做老板本来就应该有爱心,得失心不要太重。我很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每晚我都做得很勤劳,做到很晚。虽然钱不是赚得很多,可是我过得很快乐。

  乞丐(作求饶状):都说不洗了,为什么一定要让人家洗?人家是乞丐,有没有搞错?不洗,不洗,不洗------

  乞丐:还给我,怎么扒人家的裤子?人家只有这一条裤子。你再这样,我便扁你一顿,小子。别动!我宁愿给你钱,你真是神经病! 乞丐给了金城武一张钞票,然后拿了自己被扯破的衣服,悻悻然离去。

  女子:你不要逼我,人家不买茄子,说什么也不买。人家是单身嘛,会被人说闲话的。我最多帮你买冬瓜。

  长发男:我昨天才洗完头,不用洗那么厉害啦,很痛的。我的头不那么痒,不要那么用力吧。我只是下来吃宵夜。

  长发男(急坏了,一头泡沫准备逃跑):还要刮胡子? 金城武手里拿着锋利的剃须刀,追上他。

  长发男:别乱来啊!你不认识我罢了,我可不是善男信女的,我认识老大的。我真的不太想刮胡子。不如,我不剃,给你一百元,好吗?

  他想逃跑,被金城武抓进车里。 长发男无奈地坐在冰淇淋车里,手里拿着几支冰淇淋。

  长发男(无奈地给老婆打电话):你在做什么?你先睡吧。我在吃冰淇淋,一杯半还是小意思。不知要吃多少杯。什么试食比赛?要给钱的。我没骗你,不信,你自己下来看!

  长发男(训斥老婆):你这算什么?叫你一个人下来,怎么全下来啦?爸老了,怎么能吃这么多冰淇淋呢?儿子明天还要上学的------

  长发男(对金城武):阿哥,在香港还从没听说过吃冰淇淋噎死人的事,我可不想做第一个啊!我给你钱吧,你给个数目,我全包了。

  车里的一家人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很开心地欣赏着这座城市平时看不到的夜景。

  金城武的旁白:我知道我的冰淇淋可能卖得比别人的贵。但我相信这家人一定会觉得物有所值。我非常喜欢吃冰淇淋。小的时候,每天都有一辆冰淇淋车停在我家门口,而我每次见到它,都非常开心。有一次,香港白小姐信封彩图资料。我问我爸,为什么你不去开冰淇淋车呢?他没有回答我。后来我才知道,我妈是被冰淇淋车撞死的。

  金城武的旁白:我在台湾出生,五岁跟我爸来到香港。他在重庆餐馆当伙计。自从我妈死后,他变得不爱讲话,也不吃冰淇淋了。可能因为大家都不爱说话,所以俩父子的感情一直很好。

  金父(从卫生间里出来,嘴里全是抱怨):都说不吃冰淇淋啦。肚子吃坏了! 金城武躺在床上,看着他爸进出卫生间,童心大发,取了个衣架将门倒*上,将他关在了卫生间里。他爸在里面叫他开门。他却开心地笑了。

  在一家美容店,黎明面无表情地走进去,里间,一群印度人正往外走,撞个正着。黎明双手举枪,射击。无人幸免。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整个房间:一个中指戴着红宝石戒指的印度男人倒在椅子上,血还未凝固,一个印度女人紧抱着一个小孩子双双死去,孩子仍然瞪着一双大大的,藏满恐惧的眼睛------

  黎明收起枪,临走时,若无其事地敲了敲橱窗玻璃------一个美丽的发型橱窗女模和他一样的目光呆滞,面无表情。

  黎明(在打公用电话):明白,明白。有件事我想弄清楚,白小姐资料,那个地址有没有弄错?那是个快餐店,不是理发店。

  黎明的旁白:很多人以为,做我们这一行,可以赚很多钱。可是一条人命能值多少?有时碰到不景气的时候,经常一年半年没有生意上门。所以除了杀人之外,有时候还会做一些财务生意。比方说,偶然替人收收账。

  结果,店老板引出几个凶神恶煞的打手,双方火并,混战中,黎明寡不敌众,拼死逃命。凄厉的警笛声由远及近,一帮打手如鸟兽散去。 黎明拖着受伤的右肩,回到自己的房间。为自己清洗伤口。

  黎明的旁白:不知为什么,我最近常常受伤,我很厌倦在自己的身上挖子弹出来。我觉得好累。这一天,我很早就睡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知道我该做个决定了。

  黎明的旁白:在受伤后的两个星期后,我约她出来,想要告诉她我的决定。结果,我没去。

  黎明的旁白:如果我估计得没错,过两天,她会来这儿找我。我这么有把握,是因为我们是拍档。做拍档,除了要了解她之外,你自己也要给她机会让她了解你。所以有时我会故意留点线索给她,让她知道我最近做过什么事,去过什么地方,这么多年,她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任何事情都会过去的。我很想告诉她,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但不知怎么对她开口。所以我决定用另外一种方法。

  黎明(递了一枚硬币,给吧员):过两天,如果有女人找我,麻烦你把这枚硬币交给她,告诉她,我的幸运号码是1818。

  李嘉欣坐在黎明常坐的位子上。酒吧里昏暗的,蓝灰色调的灯光,掩饰了她平时的艳俗,眉眼添了几分忧郁和沧桑。

  点唱机里传出了黎明留给她的那首歌: 忘记他,等于忘掉了一切,等于将方和向抛掉,遗失了自己。忘记他,等于忘尽了欢喜,等于将心灵也锁住,同苦痛一起-------

  外表的冷漠,内心的激越。让人窒息的歌声,已经杀死了她,连同对他的欲念。 除了拥有他给她的唯一的这首歌之外,她一无所有。

  莫文蔚(犹豫了片刻,上去搭讪):可以坐吗? 黎明朝自己旁边看了看,装作不知她在和自己说话的样子。不置可否。

  她强拉着黎明,黎明犹豫了一下,和她一起冲进雨中,黎明用西服外套充当雨衣, 两人相偎依在雨中奔跑。

  莫文蔚(不甘心):真不上?决定不上? 她趁黎明不注意,抢走了他的西服外套,疯跑上楼。

  莫文蔚(快乐地):我看呢,你的西服今天晚上是不会干了,要不,明天我找人拿去给你洗。好不好?跟你说话呢!

  莫文蔚(带点挑衅地,捏着黎明的脸):问那么多干什么?我们很熟啊?我会打你的!你干什么?

  少顷,莫文蔚摆脱黎明的纠缠,稍稍整理被揉皱的衣衫,独自站在窗口,似乎藏有心事。 黎明似乎也感觉到刚才行径的无聊,看着房间镜子中的自己,理了理头发。吸烟。沉思。

  莫文蔚(半开玩笑地):你啦!你以前泡过我的。(凄然地笑)那时我是长头发的。(笑声变得夸张而疯狂)你还叫人家BABY!(狂笑)

  这样激烈的媾合,与爱情无关,甚至不是情欲。只是本能,只是释放内心的焦虑,只是对孤独极度的恐惧。

  背景音乐缓缓地响起:忘记他,等于忘掉了一切,等于将方和向抛掉,遗失了自己。忘记他,等于忘尽了欢喜,等于将心灵也锁住,同苦痛一起------

  李嘉欣仍然在黎明呆过的房间,在他铺有花格床单的床上重复着和以前相同的游戏。不为寻求短暂的快乐,只是一种习惯吧!透明装,吊袜带,夸张的高跟鞋,衬得她的胴体是如此的完美,(这样的身体却是被她所爱的男人拒绝的。)当无人回应的快乐消退之后,无所依托的她,只是绝望,只是哭泣。只是厌恶自己。却无能为力。

  杨采妮:喂!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想生小金猪啊?(诧异地笑)你跟我说什么意思?很想结婚?(喜出望外地)那就结吧!但我们要通知很多人的。你已经通知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你真坏!迟一些我会收到喜帖?(有点疑惑)为什么我

  也会收到帖子?啊!啊!(拼命地点头)我懂了,我懂了!!恭喜你。新娘是谁啊?阿铃?(强忍伤痛地)我早就说过你们很配的。请我当伴娘?那我穿什么衣服啊?古装?扮书僮?好特别。对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阿铃的电话啊,我想亲自恭喜她。好的,谢谢,BYE,BYE!

  杨采妮挂上电话,打开包找零钱,没有找到。刚好,金城武拿着饮料券在她身后。

  杨采妮(拨了号,气急败坏地):喂!阿铃。我知道你在听,你不要用电话录音了。不接我的电话?我告诉你,你会一辈子不安心,一辈子有阴影。我上次有事,不过让你帮他交电费,你却要跟他结婚!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啊?他是在利用你。想生小金猪?怎么生啊?现在已经是四月了,生出来也会营养不良的!你是不是在外面把肚子弄大了,又骗他说是他的。别让我在街上碰到你啊!我会把你从楼上推下去的。我还没说完------!!

  杨采妮(转身对金城武):再给我一块钱!真可恶,把电话拿起来了。(金城武将一张饮料券递给她)不喝!!

  金城武的旁白:每天晚上,你都会有机会看到许多奇怪的人,在很多地方我都会遇见这个女孩子,每一次的结果总是一样的。我很想告诉她,有些事情是电话里解决不了的。要么就当面谈清楚,要么就扁他一顿。可是我没有讲话,但不知为什么,她能听懂我的意思。

  杨采妮(语调平静地):我没事。下次见到你,还你一块钱。我也觉得你说得很对,我们走吧。

  杨采妮(高声喊叫):金毛铃,我知道你在这里。有种就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家的房子烧了,我数一二三!一,二,三------

  杨采妮:金毛铃,你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家的房子烧了,一,二,三------

  杨采妮:你的白头发是不是真的?怎么还有几根金毛?是染的吧?金毛铃住不住这儿?就是司徒惠铃,认识吧?

  金城武的旁白:那天晚上,我陪她走了很多地方,我开始怀疑她究竟知不知道金毛铃住在什么地方?

  杨采妮(似在自言自语):金毛铃,算你厉害,人人都在维护你,人人都帮你隐瞒,你有种!我是好人,却没人帮我;你是贱人,却人人都帮你。每个人都和你有染,每个人都不承认。(转过身,指着金城武)你和她有染,你也不承认。什么世道啊?

  杨采妮:就写惠康的“惠”好了,反正差不多,音同就行了。(对着金城武)听我念,本人金毛铃,又名司徒惠铃,因貌不如人,自惭形秽,自愿将JOHNNY KWONG 先生让给CHARLIE YANG小姐,今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如有毁约,天诛地灭。好不好?

  杨采妮:我今天一定要逼金毛铃在这儿签个名,按下她的手印,抄下她的身份证号码,让她爸爸做个见证!金毛铃,哼!

  杨采妮话音刚落,却无意中引起了茶楼里的黑帮混战。原来他们前排坐着的男人就是被人追杀的外号叫“金毛铃”的黑社会。

  在一个饮料店的窗玻璃前,被失恋弄得垂头丧气的杨采妮和沉浸在初恋感觉中的金城武各自歪着头,看着窗外。玻璃窗看起来象是淡蓝色的雨雾,不太看得清两人的表情。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